当前位置: 首页 > 审判研究 > 法学研讨
从临时保管物中取卡使用的行为定性
  发布时间:2016-07-19 16:11:37 打印 字号: | |
  【案情】被告人张某系某化工厂门卫,该厂规定,进入该厂车辆门卫均应当登记后放行。某日李某驾车前往该化工厂办事,张某要求登记来人信息,李某便将驾驶证本子交于张某,并称办事时间短,出来时再取回驾驶证。张某在进行人员登记时发现驾驶证本子的内夹层有一张借记卡,该卡背面有六位数字,张某估计系密码,便将借记卡抽出。在李某出厂门时张某将该驾驶证本子还给了李某。在第二天张某便用该借记卡及密码取款人民币20000元。李某收到银行短信提醒后报案,公安机关经过侦查将张某抓获归案。

  【评析】本案在审理中,对被告人张某行为的定性存在两种不同的认识:

  一种意见认为,被告人的行为构成信用卡诈骗罪,因为当被害人李某将驾驶证交给被告人张某时,张某系合法地占有了该驾驶证及其中的银行卡,双方形成了临时委托保管关系,此后张某未将该银行卡还给李某,系一种侵占行为,银行卡本身没有价值,故在刑法上不予评价。但是当被告人张某在使用该银行卡取款20000元时,系冒李某的名义使用该银行卡,构成信用卡诈骗罪。

  另一种意见认为,本案银行卡是在驾驶证本子内的夹层中,被告人抽取银行卡的行为系盗窃行为,被告人张某嗣后取现20000元,系盗窃并使用银行卡,应当以盗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被告人的行为应当认定为盗窃罪。

  本案的正确定性取决于对被告人抽取银行卡行为的认定,该行为应认定为侵占还是盗窃,取决于该银行卡的占有状态。从案情我们可以得知,该银行卡系在驾驶证本子的夹层中,被告人是打开夹层后才发现银行卡,该银行卡系封存于驾驶证本子的内容物。刑法理论通说认为,就封存物整体(即本案中的驾驶证件)而言,确在托管人的占有控制之下,但对于封存在证件内的内容物(即本案中的银行卡)而言,该内容物基于委托人的封存行为有效地限制了受托人控制内容物的自由,因此在行为人受他人委托占有的某种封缄的包装物时,封缄物整体由受托人占有,但内容物仍然为委托人占有。受托人非法打开封印不法取得内容物,系盗窃行为。因此就本案而言,被告人张某从驾驶证中抽取银行卡并支取现金20000元,属于我国刑法规定的盗窃信用卡并使用的行为,符合《刑法》第一百九十六条第三款的罪状表述,应当以盗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来源:江苏法制报
责任编辑:滨湖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