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随笔
幸福法律人
  发布时间:2015-12-11 15:02:23 打印 字号: | |

很多时候,谈及职业我是非常敏感的,很容易戳中我内心的柔软。甚至有些尴尬的场合,旁人无心的抨击司法会引起我不安的愤怒。多年的磨砺,会让青春的理想成为泛黄的过去,可我还没有。我的激情从未消退。


我所追求的法律职业起初并不是法官,而是律师。那年我读初中,一部名叫《流氓律师》的港剧让我沉迷。剧中律师的风华高贵、自由不羁、惩恶扬善的形象令人难以自拔。我从此开始幻想各种场景,比如,在口若悬河的法庭辩论中得意洋洋、在天怒人怨的危急时刻惩恶扬善、在险情丛生的紧要关头力挽狂澜。


高中时代很容易迷茫,但我自认为是清醒的。跟同学讨论职业理想的时候,我几乎没有别的答案,就是寻找自己的法律王国。真正迷惘的是在大学开始学习法律之后,我发现老师所讲与我之所想出入甚大。尤其是在零星了解到法治现状之后,我感觉人生充满疑惑与困顿。我考虑过出国,畅想着国外的晴天白云。但后来,我发现人的出生和所生存的客观环境是没有选择的,只有靠努力才能实现自己。


进入法院工作之前,我的法律职业的理想曾经被浅浅地搁置过。迫于生计的压力,我从事了几年与法律无关的工作。很多不切实际的想法就是在那时候与世俗碰壁之后瘦身的。当时很多人为我担忧,认为我会失去了生活的方向,沉醉于繁冗的公务中。但是从事法律职业的理想我从未敢忘,复习司法考试成为生活里的最大乐趣,是我最好的支撑。如果没有这些经历,我可能真的在岔路口就与理想说分手了,不会有走法律职业的信心和定力,也难许通过公务员考试。


刚到法院时,很多人说我:“你傻呀,街道多轻松啊!”我说我是学法律的,不来法院走一遭,人生就有遗憾。这说的是实话,虽然我也很想去商业大厦消费,买高级西服和皮带,但是都没有比幻想进入法院工作让我来得快乐。当这一切实现的时候,我感觉特别幸福,感谢老天给我的馈赠。


但在法院工作后我也怀疑过自己,我都这么大年纪了,千辛万苦的挤进法院就是为了当书记员?装这么多案卷有什么用呢?但后来恰恰这些书记员的经历,逐渐给了我的自信。我在机械重复的书记员工作中不断寻找乐趣,逐渐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作方式。


我永远难忘披上法袍走上审判席敲响法槌的那刻,除了些许的紧张之外,内心充满了幸福感。我想幸福的意义不是在于收获了多少,而是付出的是否值得。在法院这个大院里,每个人都显得特别的忙碌,每个人的工作都显得尤为的重要。法官这个职业的乐趣并不会太多,给予的物质馈赠也不会很多,但是把它当做理想,对之经营和投入,它就会成为你人生的大乐趣。当剑拔弩张的邻里握手言和、当恶语相向的夫妻重修于好、当针锋相对的两造冰释前嫌,那种释然的成就感是无法用言语表达的。幸福写在他们的脸上,我的内心无比温暖。


我们都会去羡慕那些把自己的生活装饰得很繁华的人,这些物质的拥有者值得津津乐道,他们是这个时代繁荣的缔造者。然而我们听从内心的召唤,走上这条荆棘载途的法律职业之路,冷暖自知。在梦想中行走,我们是高贵和自由的。在梦想中老去,我们将是最幸福的。


法治的进程似乎缓慢,但是却总是以蜗牛的速度在向前行。无论多么艰难,我们始终都不能放弃内心深处对理想的追求。我们或将默默地在法官这个岗位上黯然退去,也许尽其一生,也无法治愈那些毕生与之斗争的社会沉疴。可是,但凡有一丝的良知被唤醒、有一毫的正义被匡扶,我们都是值得的。徒法不足以自行,徒善不足以为政。一个时代,终究需要一些卫道者莫忘民瘼、惩恶扬善,为家园守望。


司法改革的号角已经吹响,而我依然沉睡在法官梦里不肯觉醒。韦编屡绝铁砚穿,口诵手抄那计年。纵然可能会暂时的离别钟爱的审判席位,但是只要还在法院,还在从事我所热爱的事业,假以时日,舍我其谁。


 

我赖在幸福的理想中不肯出走,要执念地走下去。像我这样的人,有许许多多。他们或许不再年青,但他们仍然坚守着年青的意志家园。日复一日,年如一年,此心如斯。向前行者致敬,向同行者致意。愿我们的理想永远年轻,永远让人热泪盈眶。

责任编辑:滨湖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