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随笔
庆七一演讲比赛:有这样一群人
  发布时间:2013-09-06 10:55:04 打印 字号: | |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似乎厌倦了城里人的生活,而习惯于每日早早地起床,早早地来到一个远离城区的院落,在那里不知疲倦日复一日的工作。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每天默默奉献,却从不争功。他们热生活,却甘于平淡。他们身负重任,却勇于承担。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并非腰缠万贯,但始终乐于奉献。他们平凡无奇,却从未放弃心中的理想,慷慨激昂。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朴实,纯真,善良,但他们从未忘记自己作为党员的身份与使命,演绎着一段又一段平凡却又感人的故事。

故事的主人公,就是这样一群人,他们来自滨湖法院经济开发区法庭党支部。

先来说说庭长张劲松,这位审结过无数疑难复杂案件的审判能手,如今却一头扎进了为民一方的基层法庭工作中。记忆犹新的是我们来到法庭的第一天,法庭里杂乱无章,他袖子一摞,二话不说,就带领我们大家忙忙碌碌的打扫了三天,把法庭打点的焕然一新。从那天起,那忙碌的身影似乎就没有停下来过。下班时还在耐心调解的是他,午休时依然忘我工作的是他,周末节假日加班加点的还是他。还记得刚到法庭第二天,办公设施都还没有落实到位,便有一位老大爷哭上了门,一问之下,才知道老大爷与他侄子为了抚养和遗赠的事闹了好几年,村委会再怎么调解也没用,听说新设了法庭才来投石问路的。张庭长了解情况后,立即通知双方来到法庭,采用口述手记的方式展开了调解工作,经过一整天的调解,叔侄俩终于重归于好,张庭长乘热打铁,直接带着他们到村委会签订了调解协议。见到叔侄俩上门,村干部以为又是来纠缠的,马上就犯了愁,可一听说是来和解的,村干部愣是傻了眼:“我们几年都没解决的问题,你们才来了一两天就解决了?”后来说起来,张庭长说,老百姓的事,我们得当天大的事来办,他们就会信的过我们。

是啊,也许基层法庭的案件有些并不复杂,甚至非常琐碎,但是基层法庭作为人民法院的前沿阵地,每一起案件都需要我们投注热情、甚至爱心,我们的每一个举动,每一个表情,每一句话,在老百姓的心中,都可能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这印象,或许是好,或许是劣,这印象,或许直接左右着老百姓对法院工作的信赖,这印象,甚至可能直接影响着司法权威和法律信仰在基层的树立。

再来看看副庭长童旭,一位曾经走南闯北、虎虎生威的执行庭副庭长,无数棘手的执行案件在他手中执行到位,无数妄图瞒天过海的老赖被他的威严所震慑。然而,如今已经是他投身于基层法庭工作的第五个年头了。每天日复一日的工作中,不知多少次,他奔波在田间地头,不知多少回,他苦口婆心化解纠纷。面对无理纠缠闹事的当事人,他没有呵斥,而是如和风细雨般地耐心说服、疏导。案件审理结束后,他常常会很细心地给胜诉的一方打个电话,聊一聊败诉方有没有兑现款项,提醒他们别过了申请执行的期限,或是给败诉方捎个口信,敦促他们尽可能早一天履行义务,别等到对方当事人申请执行后再履行,那样反伤了和气。而每每这时候,当事人总是觉得有点诧异,庭审中那么威严的法官,原来在生活中竟是这般地可亲、可近!问起个中的缘由,他常常说,法庭的案件比较特殊,我们得多为双方考虑考虑。

是啊,这不正是“司法为民”的真正落实吗?基层法庭位于矛盾纠纷的第一线,许多纠纷起源于邻里好友之间因为小事而反目成仇,双方抬头不见低头见。因此在案件审理过程中,童庭长不仅明断是非、公正裁判、定分止争,更注重秉持换位思考、将心比心的理念,促使当事人互谅互让、握手言和。

再来谈谈我们法庭的三朵金花:杨敏,整个法庭的大管家,日常工作打理的井井有条;陈洁,全能的救火队员,大事小事都是信手拈来;徐凌,审判员的好助手,工作孜孜不倦一丝不苟。还记得搬到法庭第一天,适逢妇女节放假,三位美女却不假思索的放弃了自己的假期,来到灰尘弥漫的法庭,加班加点的清洁整理。休息聊天时,说起她们原本能在家安逸的休息休息时,她们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笑着说:“以后在法庭的时间指不定比家里时间还多呢,这里不就是半个家吗?”

是啊,就在经济开发区法庭这个新家庭里,领导们平和、朴实、宽厚,同事们豪爽、热情、贴心,在这里我时刻感受着这个家庭的大气和融洽。在这里工作,没有惊天动地,没有轰轰烈烈,有的只是一种坚守,一种风险。站在这里,我仿佛还看见我们干警在办案中那忙碌、不知疲惫的身影。看——他们正耐心细致的为当事人答疑解惑;瞧——他们正苦口婆心做思想工作,力争当事人握手言和;叹——他们又一次承受着当事人的谩骂纠缠,甚至威胁。夜深了,他们还在翻阅书籍,查阅案卷,推敲文法,撰写文书,为审理好每一个案件而埋首工作。他们用默默奉献的精神彰显着对党、对祖国、对法律的无限忠诚,他们无私奉献,勤恳为民、捍卫正义、廉洁自律,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践行核心价值观,争做优秀的共产党员;他们在善与恶、正与邪的较量中,捍卫着人间正道,留住世间的温情,实现法官的光荣。

 

责任编辑:滨湖法院